專訪》李璇爲摯愛丁強叛逆 被迫分手竟拿剪刀「革命」

專訪》李璇爲摯愛丁強叛逆 被迫分手竟拿剪刀「革命」

新北鴨鴨公園地景藝術展感受日夜風情 14日將結束展覽

李璇人生哲學是不自找麻煩,一生都優雅、心平氣和。(羅永銘攝)

认…认真的?

李璇脾氣好但坦言會計仇,只是不會報仇。(羅永銘攝)

星路魔女

李璇與自己年輕時期的海報合影,氣質依舊。(羅永銘攝)

永遠的「古典美人」李璇在今年初働失摯愛丁強,她曾說自己的人生哲學就是不要自找煩惱、徒增痛苦,連牽絆最深的子女她也寬心以待,但面對攜手半輩子的丈夫離世,李璇墜入深深的寂寞,對丁強的思念轉移至生理,受訪時她眼球半邊泛紅,「眼睛不曉得怎麼了,我從楊梅坐火車來,一路想到他就哭,想着等等訪問得回答我們的事情,可能就這壓力,眼睛就不好了。」

IPC超级股东日 聚焦三重点

丈夫走了這3個多月,家裡空空蕩蕩,只能打開電視讓家裡有點聲音,一邊整理丁強的遺物,這才體會何謂「另一半」,陷入痛苦的李璇憂傷地說:「我現在也瞭解什麼是未亡人了,怎麼剩我一個人呢?跟他一起走一了百了多好。」回憶丁強的好,李璇說從丁強開始追求她時,就感受到滿滿的安全感。

李璇15、6歲時,常在劇校公演,是被看好的花旦之一,丁強常前往看戲,「他先認識我,我不認識他,只知道有丁強這個名人,但對他沒感覺,相差12歲嘛,總覺得丁大哥是另一輩人。」後來李璇劇校畢業被電影公司相中拍武俠劇,鼎盛時期在10個月內拍了9部電影,是當紅女星,她打趣說拍過的電影多到不記得,「我看了照片才知道拍過。」

李璇多次和丁強合演武俠片,認識一段日子後,丁強寫信給她,細數自己在片場爲她做的貼心事,「他說在片場怕別人翻我行李箱,偷偷幫我藏起來。」只是她忙拍戲沒意會到丁強的愛意,笑說當時只有感動沒有心動。有回2人到韓國拍戲,丁強一路護着她、擔心她滑倒,有人不慎碰到她,丁強就會不高興,李璇終於心動了,「我真的哭了,世上怎麼會有人對我這麼好,我那麼重要嗎?」

2人交往後遭到父母反對,曾斷聯一陣子,傷心的李璇還和鄰居偷跑去舞廳跳舞找樂子,「我們花錢叫小姐來坐檯,去那學跳恰恰。」未料有天和朋友去西門町看電影巧遇丁強,「我永遠記得他穿的那套黃西裝,我們巧遇後又開始聯絡。」李璇以去阿姨的小票房唱戲當藉口,偷偷溜出去約會,終究父母還是知道2人熱戀中。

李璇爲了跟丁強在一起,做了人生最叛逆的事,因爲爸爸強烈反對,李璇竟下意識拿起剪刀要往自己刺,嚇得媽媽趕緊抓住她,對爸爸破口大罵:「她要做什麼就讓她做吧。」李璇心疼說雖然「革命」成功,但媽媽被她整得很慘,「我媽的同鄉都叫她胖子,但她擔心我的事情變好瘦,我結婚的時候她最瘦。」

重生之悠哉人

婚後丁強很保護李璇,在演藝事業上給她不少意見,李璇也夫唱婦隨,「有人找我演時裝劇,丁強就說我穿時裝還要穿絲襪露腿,不好看,手也不知往哪擺,我就推掉。」但李璇在2008年以公視人生劇展《蟹足》勇奪金鐘視後,她笑說其實丁強反對她演出,直說「演老太太糟蹋人」,但當時李璇拿到劇本時,夫妻倆正分隔兩地,「因爲那時我媽摔斷腿,我回孃家照顧她,拿到劇本丁強也不知道,我想演這戲還可以做公益,就接演了,一切真的是天助我也。」

李璇個性不太給自己找麻煩,即使夫妻相處有不愉快,但事情過了就算,「生活沒那麼多硬碰硬的時候,我雖會計仇但不會報仇。」這次面對老天給的課題,還不明白「走出來」是怎麼一回事,「難道是把他給忘了嗎?這怎麼走出來?他會一直在心裡的。」現在李璇接受痛苦是必經的過程,想哭就哭,適時沉澱、發泄,「其實自己一個人也沒有怎麼樣,只是比較想他而已。」

明天 下

黃國昌告發挺侯康「台灣阿銘」公開信 侯友宜表態與郭台銘理念相近

服裝:聲聲慢

造型:陳美莉

恋爱空中鱼

海纳百川》蔡英文亲自助选 消除不了疑赖论(周忠菲)